第6888章 探查神罗魔门弟子(1 / 2)

暴力丹尊 李中有梦 1818 字 2个月前

第6888章 探查神罗魔门弟子
与此同时,廖铮也未闲着,他混入了东侧的一个村庄,聆听着村民们的谈话,任何细微的信息他都不放过。
经过一番周折,他从一名老人口中得知,近日有一群神秘人士在附近的林中来去匆匆,看起来目的不明。
太阳西斜时,陈玄和廖铮在洞窟中会合,他们交换了各自的发现,廖铮听闻陈玄所言的不明足迹,眉头紧蹙。
“那或许是一种凶兽,上古传说中,此兽异常强悍。”
“我们必须尽快找出它的来历,那将是我们反击的关键。”陈玄的声音低沉而有力。
就在这时,洞窟外传来微弱的声响,两人迅速熄灭火把,躲进了洞窟深处的一个密室,只见数影快速掠过洞窟,显然,是神罗魔门的人已经踏进了火龙山。
山风裹挟着急促的气息,在火龙山中激荡开来,陈玄与廖铮拨动着黑暗,屏息凝神,透过隐蔽的密室缝隙望向外面,神罗魔门的弟子们不知已被山中的风雨声所误,掠过洞窟,并未停留过多的时间探寻。
然而,这片刻的平静不过是风暴前的宁静,陈玄和廖铮明白,他们已无避战之地。
“廖兄,我用朱雀剑法牵制敌人,你从左边方向攻击。”陈玄的声音细如蚊吟但冷冽如刀。
“陈兄,万万要小心,你的朱雀剑法刚猛不凡,却也需巨大真气支持,切勿过度耗损。”廖铮语气中显出忧虑。
朱雀剑法,天下闻名的剑法之一,以其磅礴如火,连绵不绝的剑意著称,陈玄天赋异禀,於绝境中悟通了朱雀剑法的精髓,现在,他将用它来创造生机。
当暗影再次了无踪影时,两人像是与夜色融为一,无声滑出了暗室,陈玄立于洞窟口,望着蔑视生命的黑衣人们,手中的长剑开始不稳的颤抖,那是由于他内心的愤怒与剑气的共鸣。
剑尖轻点地面,陈玄吐出一口浊气,天地间的灵气似乎开始聚焦于他的剑尖,空气微微扭曲,呈现一抹朱炎的颜色,陈玄的眼神渐渐变得炽热如火,剑法开启的瞬间,周围的温度似乎骤然升高。
陈玄一代剑仙,今日或将就此尽显其生平所学。
“斩!”一声低沉的喝令自陈玄口中爆出,就好像春雷般轰鸣。
瞬间,陈玄化为一道残影,剑尖划出一条长长的天火轨迹,映得四周岩壁通红,朱雀剑法第一式。
朱雀掠日!长剑如天火凤凰般冲向天际,那弧形的剑气挟带着无边的热意和摧毁一切的决心。
黑衣人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惊诧,或许他们未曾预料到,在这山中,竟有如此功力深厚之人,但训练有素的他们迅速进入战状态,各展绝技,与陈玄的剑气对峙,锋利的兵器相交,火星四溅。
然而朱雀剑法并非如此简单,陈玄的真气仿佛潮水般汹涌不休,剑法连绵有序,层出不穷的剑式。
紧随其后,第二式。
涅槃。
长剑在夜空中划出无数天火轨迹,每一道剑气都似乎拥有自己的意识,呼啸而过而富有攻击性,对目标进行着精准的打击。
黑衣人开始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他们的行动慢了下来,正当他们以为剑雨将要停歇时,剑法第三式-炎翼天翔突然降临,陈玄身躯铁直,剑锋指向天穹,抖出的剑芒如同张开的翅膀,拥抱着整片天际,然后在一个顷刻间,所有的天火与力量汇聚成一剑,直刺向前方。
在那一刻,火龙山的静谧被尖锐的金铁交击声打破,战斗一触即发。熊熊烈火于陈玄剑尖点燃,如翔天的朱雀,锋芒直指黑衣人阵营。
朱雀剑法,行如流火,势如崩雷,在那山林中,剑随人动,人随剑舞,火光照映之下,陈玄的面庞可怕如锋刃一般,双眼爆发着对仇敌的深邃仇恨与不屈斗志。
山风卷起他的衣襟,也卷不走紧绷的氛围,第一招“朱雀掠日”所展现的不仅仅是剑法的威力,更是人与剑,气与势完美正常的体现。
黑衣人仓皇应对,疾风劲草,却始终难撼树之主干,朱雀剑法以炎热之势攻其不备,陈玄每一次出剑都如火山爆发,不留后力,他全然无视自身的损耗,因为他明白,
这一战,关系到太多人的牺牲,关系到星龙宗的荣耻,更关系到火龙山下,那些无助百姓的安危。
剑招接连展开,每一式都有炙热的命名,“炎翼涅槃”,“火灵残阳”,“赤日炎舞”,他的剑,不再是简单的武器,而是承载着希望与绝望的载体,陈玄每转身一剑,剑光就就好像是破晓的朝霞,穿透重重的黑暗。
战斗已经进行了数百回合,陈玄的天地灵气正处于快速流逝之中,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热量如同被抽空一般,但仍然没有一丝停歇的意思,因为对手也同样开始展露疲态。
廖铮在一旁亦是全力以赴,他的功夫虽然不如陈玄震撼,但每一击都异常精准,他如同猎豹一般灵敏,在战场中穿梭,寻找着进攻的最佳时机。
山风再次怒吼,就好像要将这残酷的战斗声淹没,战斗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廖铮的轻功展露无遗,而陈玄的朱雀剑法也展现出来到了极致,
“火凤涅槃”赤红剑气如同盘旋的朱雀,追着风,扑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