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9章 刘剑虹与赵星海(1 / 2)

暴力丹尊 李中有梦 1830 字 1个月前

第6889章 刘剑虹与赵星海
陈玄点头同意,他身为一派之主,数年来冲突无数,判断形势的能力非比寻常。“向东走,我派的隐藏之所在那边,暂可避一避风头。“
两人艰难地撑起身体,沿着山道向着暗处悄然移动,虽然异常隐蔽,但陈玄的身影在黑夜中还是不自觉地留下了些许血迹,他忍着剧痛,天地灵气几近枯竭,却仍旧保持着警惕的心。
现在的他们,就像是落难的王者,引来了天下的觊觎与算计,神罗天尊在中域中地位显赫,藉由他名义下的手笔,足以让无数武者为之催命,此次若不是陈玄与廖铮技压群雄,恐怕已经添上一段中域血案。
他们沿着陡峭的山壁边缘缓步前行,眼前的阴影中似乎还潜藏着大量的危机。逆风而行,血气与汗水混杂的味道令他们更显孤独。
不知走了多久,两人终于到达了一面悬崖的暗门,这是陈玄多年来谨慎布置的退路,只要进入其中,他们将暂时安全。廖铮快速在崖壁上找寻机关,不多时,一扇巧妙隐藏的石门缓缓打开。
“进去吧。“陈玄低声对廖铮说,自己站在入口处环顾四周,确保安全。
廖铮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内部是一座幽深的洞窟,配备简单却有足够的药物与储食,可见平时陈玄已有充分的准备。
石门关闭,两人一阵急促的脚步响后便都松了口气,在这个闭塞的空间里,死亡的危机暂时解除,只剩下彼此间的信任和友情。
廖铮迅速轻巧地点燃了几根蜡烛,洞窟内瞬间亮堂起来,却仍无法驱散陈玄眉宇间的忧愁。药箱被迅速打开,两人互相医治起伤口。廖铮的手法细心且专业,陈玄则在咬牙忍痛之中,也不忘关心廖铮:“你的伤怎样?“
“不碍事。“廖铮苦笑着摇摇头,语气倔强。“别忘了,我们还得活着出去面对更多挑战。“
陈玄的剑伤虽然及时处理了,但每一个深呼吸都让他体内的疼痛翻滚,他深知此地不能久留,但至少今夜,
放完药,两人倚靠在岩壁旁,默默固定着彼此的包扎,随着时间的流逝,疲乏慢慢攫取了他们的意识,使得他们不断与沉睡的边缘做斗争。
在这个不为外界所知的密室里,无论中域如何风起云涌,他们至少拥有一夜的宁静与疗伤。
“我们不能再独自面对神罗天尊。”他的声音在洞窟中回响,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廖铮似乎早已对这个提议有所预料,点头回应:“是时候联络其他同道了,神罗天尊的野心我们已经清楚,若不联手,恐怕势单力薄。”
陈玄缓缓说出了四大门派的名字,每一个名字背后都代表着中域中的一方势力,有着不容小觑的实力与影响力。
“首先,是临水剑派。”陈玄的话引起了廖铮的注意,他知道这个派系以其严谨的剑法和崇尚自然的道法见称于世。临水剑派座落在千溪湖旁,水剑合一,擅长以水之柔克敌之刚。
“其次,巨木堂。”陈玄继续道,巨木堂内弟子出手如山,每一招都蕴含着大自然的力量,声势浩荡,这个门派信仰自然之力,以森林深处为基地,在中域中同样赫赫有名。
“还有归云庵。”陈玄的声音开始透出一丝敬畏,归云庵习练的是内家凝气功夫,擅长用一种温和而深不可测的天地灵气操控对手,庵中高手众多,尤以庵主云清观之妙计闻名。
最后,他提到了火麟教,火麟教以火系修炼著称,创派祖师曾于火山中悟道,门下弟子无不锐气逼人,行事热血且无所畏惧。
“我们需要结盟,否则就算撑过此次危机,后续的追击也肯定接踵而至。”廖铮沉吟着分析道:“但这三派都各有门规,想要让他们真心相助,恐怕不易。”
陈玄点头承认这份担忧,但额头上的褶皱却展现出他的决心:“我们得分享真相,让他们知道神罗天尊的行径将如何破坏中域的平衡,如何使中域陷入更大的混乱与苦难之中。”
廖铮站了起来,目光可怕:“我将前去临水剑派,那里的剑宗老术士与师傅有过数次搭救之恩,或许能够打动他们。”
“而我……”陈玄沉默半晌,终于说出了决定:“我将冒险一试火麟教,他们热血豪放,一旦明白了神罗天尊的暴行,必定愿意出手。”
“那巨木堂与归云庵呢?”廖铮问道。
“我们得先看其他门派的态度,再决定下一步。”陈玄闭上眼睛,浅浅呼吸,似乎在预见未来的复杂局势。“这是场持久战,我们需要耐心。”
两人暗中分配完任务,便开始筹备出行的事宜,他们深知,一旦离开这暂时的安全港湾,重重危机便会随之而至,但为了中域的名门正派,为了中域的未来,这一切势在必行。
随着天色逐渐破晓,这座隐秘的洞窟被暗流与薄雾重重包围,显得更加迷蒙和静谧,终于,两人准备好一切,利用暗室中的密道出发,向着不同的方向,去寻找那些或将成为盟友的中域同道。
一路上,他们的心中都充斥着复杂的情绪……
陈玄站在隐蔽的密道口,脸上尽是行将启程的可怕。廖铮已经悄然向临水剑派进发,而他自己,则要向着火麟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