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0章 四派的盟约(2 / 2)

暴力丹尊 李中有梦 1832 字 29天前

,他们推崇的是名门正派与仁慈,而非无差别的杀戮。当那落星般的人影坠落在地,四派的联合力量也在此刻封印了对神罗天尊的第一次胜利声明,而他们之间的协同与配合,终是证明中域联盟的决心与力量,为
后续的冲突奠定了坚实的基石。
罗汉在狂风中艰难地稳住身形,如同断线的风筝,跌跌撞撞落回战场,黑色的袍角在夜风中翻滚,尘土与落叶随他的气势呼啸,就好像预示着战局的危急。那些观战的门徒们见罗汉首次处于下风,脸上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罗汉眼中闪过凶光,知晓再无全力一搏,今日此地将为其中域之墓,他天地灵气涌动,
魔门的秘法天魔解体开始在他体内酝酿,这是一种以损自身为代价,瞬间提升战斗力的禁术。观战的门派弟子皆感到一股煞气汹涌而出,寒意顿生,但他们的师长们神色依然镇定,陈玄与廖铮眼神中的坚定让他们知晓,今晚无论何种变故,他们都已做
好全力以赴的准备。
罗汉的声音在夜中疯狂延展,就好像是从地府的深渊中拉扯出的绝望呐喊。
“罗汉,莫非要走上不归路?”火麟教主沉声呼喝,他看出罗汉似乎在孤注一掷。云清观主平静如水的眼中,亦隐约流露出了一丝担忧,剑宗老术士微微点头,示意四人稍退,给予罗汉一线生机,巨木堂堂主的拳头上青筋暴跳,显然是在压
抑着想要一举击败罗汉的冲动。
但罗汉似乎完全无视了他们的意图,全身的魔气开始疯狂的凝聚,他背后仿佛有一道巨大的幽暗世界图卷缓缓开展,天地间的气息为之一变。陈玄和廖铮心定如山,他们知道这将是一场考验他们仙剑法至极的战斗,所幸,他们并不孤立无援,肩并肩的还有火麟教主,巨木堂堂主,临水剑派的剑宗老
术士以及归云庵的云清观主。
罗汉的嘶吼在继续,笼罩着整个战场。“啊,诸位,既然你们硬要逼我至此,罢了,今日我便以魔门绝学,与诸位同归于尽!”
扑向罗汉的,不再是偶尔闪烁的剑光或是鞭影,而是一股足以撼动整个中域的气波,四位联盟高手的气息与力量交错融合,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团队防御法阵。
火麟教主运转火系内功,将滚烫的天地灵气象征性地铺展在阵前,可燃可爆的气味迅速充斥四周,就好像在他与罗汉之间铺上了一条天火之路。
巨木堂堂主则是如一座稳固的山岳般站定,握拳的手背如同刻着纹理复杂的山脉,他的每一次呼吸都似是山风的呼啸,蕴含着拔山河之力。
剑宗老术士长剑微颤,每一次剑尖的振动都对应着天地之间一道精妙无比的天然律动,他的剑法不再只是攻守之道,更是与宇宙的节奏共鸣。而云清观主则以其温和的天地灵气稳固了整个阵法,她的动作看似不经意,却处处孕含着深不可测的威力,她的身影在风中轻盈如燕,但每当她的袖摆挥动时
,却总能在刹那间造成极大的阻滞力。
当罗汉最终爆发,绝望崩溃之力横扫四野时,这座默契无比的阵法发挥出了他惊人的实力,虽然来自于四个不同门派,但他们的力量在此刻完美如同一体。在激烈至极的炼体之力与意志比拼中,每一位门派代表都游刃有余地运用自己的绝技,无形的力量像潮水般扑打在四人组成的阵法上,发出响声,却始终未能
击破这堵防线。罗汉的天魔解体绽放到了极致,但在接下来的瞬间,他发现那象征着魔门绝顶之术的力量被阵法中传来的洪荒般的力量所牵制,渐渐退去,他的面色在那倾泻
的汗水下泛起绝望,一颗魔门高手的骄傲与跳动的心似要被压垮。陈玄和廖铮在这绝对的防护下悄无声息地接近,两人仿佛已经默契地理解了对方的意图,他们无需言语交流,何时进击,如何配合,全都在一种超越了肢体的
层面上默契合一。
陈玄的长剑挥舞中,带着天地之间的明悟与寒霜,轻轻划过夜空,铮鸣如龙吟,他并不慌乱,因为他知道,剑尖的气息源自于内心的纯净与天地的精华。
廖铮的掌风则与陈玄剑气相映成辉,他运转的掌力深沉,就好像包含了天地的灵气与无奈,是为毁灭之力带来的。末了,罗汉的力量如火山喷发后的疲态,转瞬即逝,他的双眼渐显黯淡,目光中的锐利与执着开始模糊,这位一手遮天的魔门长老,终是在对名门正派联合在
一起的力量的挑战下,败下阵来。
空气中满是尘土与火药的味道,战斗的尾声在每个人的呼吸间弥散。
原本星河都在这一刻黯然失色,陈玄与廖铮虽气息未乱,但效果良多,各自精神之弦亦已绷至了极点。
在战斗的最终,四派再法出末尾的一击,此招非但攻击罗汉身体,更针对他的天地灵气,试图彻底断绝其仙剑法之根基。轰鸣声在山谷间散发开去,最终在遥远的回声中逐渐消散,罗汉跪倒在地,面朝着满地的碎石尘埃,已无再战之力,他咳出口鲜血,那血滴在地,声音清晰,
在这寂静的夜空下响成判决。四派的高手也累得直喘粗气,但彼此对视时,眼带尊重。